On Some Papers (0)

看文章什么的最痛苦了,记录如下:

New Cube Root Algorithm Based on Third Order Linear Recurrence Relation in Finite Field
就是找到有限域Fq上的三次方根的算法,不过对q有要求,满足q≡1(mod 9)。q为5000bits时,不到12秒就可以算出来了,3000bits时只要5秒。并且这种方法可以进一步得到有限域上r次方根算法,不过实现上困难的地方在”double and add”公式上。呃,什么是”double and add”呢?没瞄出来,不过自己也不感兴趣,不过,貌似对于某域上求解x^r≡=c(mod q)这样的r次方根,貌似只要在φ(q)上求出r的逆元便可,是我看错了吗?反正就是没什么兴趣了。其实,后来作者又写了这么一篇(Trace Expression of r-th Root over Finite Field),似乎问题解决得相当不错了。

RSA private key reconstruction from random bits using SAT solvers
这篇文章感觉意义不大,SAT本身就是NP-complete问题,RSA问题还好吧。其实就是说考虑两种情况公钥为3或者模数的分解因子部分比特可知的情况可以考虑用SAT Solvers来恢复密钥,说人话,那就是”full cold boot attacks”,然后对于1024bits的RSA来说,大概已知(p,q,d)中38%的比特就可以在40秒内恢复私钥。显然作者研究的这个问题具有实际的背景,只是我想不明白,一般RSA生成之后都会“安全”地销毁p,q,这样看的话好像英雄无用武之地,谁可以告诉我呢?

New Smooth Projective Hash Functions and One-Round Authenticated Key Exchange
这是意外看到的,其实我只是对于SPHF感兴趣而已,提到两类KV-SPHF和GL-SPHF的具体构造方法,三更半夜的看得头晕,是没看懂了,如果以后需要再回头仔细看看吧。

Towards Efficient Verif able SQL Query for Outsourced Dynamic Databases in Cloud
传说中的云,数据库放云里了,进行SQL就要考虑安全性,到底云有没有欺骗我们呢?这篇文章主要贡献有:1)除了查询结果,通讯复杂度为对数;2)将客户端的昂贵计算复杂度降为常数级别;3)除了支持常规的选择查询、投影查询、联合查询、加权求和查询之外,还支持多项式的加权求和查询,比如∑w*(f^x)(返回满足条件记录的f字段的x次方做加权w求和的结果),方差。这个高端的文章真不合适我看,细节我就不说了。最后送上这张大图:
SQL查询在云上

好吧,先看到这里,闪人。

打赏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