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 Some Papers (1)

无论去到哪里,希望可以坚持下去,每天至少看三篇文章。

Relation collection for the Function Field Sieve
小特征有限域(F(2^1039)和F(3^647))上离散对数问题求解的算法,作者主要的贡献是提出了“关系集合”和“小特征有限域上运算”的优化算法,然后实现的时候遇到了一大堆我看不懂的东西,比如:格,环同态,结式等等。最后貌似作者也没最终算出来,不过这种大项目也只适合“有钱人”玩。太多复杂的过程,和小修小补我是看不上眼的,是我心态问题吧……给个关键字,FFS(Function Field Sieve)。

On the Function Field Sieve and the Impact of Higher Splitting Probabilities Application to Discrete Logarithms in F(2^1971) and F(2^3164)
又是一篇计算特征为2的有限域上离散对数问题,不过这会作者算出来了。只是和前面的比起来,这个有限域是不太一样,顺带复习一下F(2^1039)是F2上的伽罗华扩张,而F(2^1971) 和F(2^3164)是正规扩张但不是可分扩张,所以不是伽罗华扩张,基本功不行啊,有说错的请大家指教。然后作者算啊算,用了107092核心小时解决F(2^3164)……继续烧钱吧,其实是我没看懂这个”分裂概率”是什么意思,还是太复杂了不适合自己看。

Broadcast Steganography
广播隐写术,就是消息隐藏嘛。仍一堆东西出去,只有指定的人才能解密其中包含的秘密,其他人发现不了。看起来无非就是要加密之后看起来还是有意义的吧,所以定义了一个叫文档的∑的东西。然后还有一个叫做通道的东西,要求通道的任意历史的最小熵等于文档∑的概率分布。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吧,毕竟是外行人,只是因为曾经看过这方面的文章,顺手下载了。最后也是发一张图:
1

文章总是看不完的,有时间应该多思考才是,欢迎大家交流。

打赏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